手機族到底影響民調和選舉多大?

Monday, June 25, 2018

在電話民調滿天飛、兩大黨都靠電話民調決定初選的狀況下,這個問題的重要性自然不在話下。這個問題可以拆成兩個層面。第一,到底現在有多少台灣人是接不到傳統電話民調電話的「純手機族」?第二,這些純手機族的政治傾向為何?(其實還有第三個,到底這些人會不會出來投票?)

 

傳統電話民調,就是由機器幫忙隨機撥打全台灣的住宅電話號碼,(平常會先收集以及整理避掉商用電話或空號),然後最後再依願意回答者的個人背景來加權,最後跟一些「有底牌」的結果來比較做最後調整(例如總統大選結果或是其他母體資料)。因此,理論上只要你家有市話,就有一個非0的機率會接到民調公司的電話。但這樣的母體清冊永遠接不到的就是根本沒市話而只有手機的人,以及兩者都沒有的人。但這比例有多高呢?

我國現在沒有市話的純手機族大概已經到全體民眾的三成左右了,相較過去五六年來說有快速增加的趨勢。也許這樣的分布,對一些商用調查或學術調查會有影響。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當然,這個重要的問題,早已經引起學界與政府單位的重視。先說結論:純手機族比例不高,但正在快速增加中。最早是台灣民調祖師爺洪永泰與其他研究者分析2010年的衛生署電話調查資料,資料來源包括面訪跟電話調查,統計發現純手機族大概佔了成年人9.3%。接著,中研院研究員許勝懋分析2012年的臺灣選舉與民主化調查面訪資料,發現純手機族的比例大概6.2%。但是這兩個研究已經是六年前,而且都是依賴傳統的抽地址然後去家裡調查,因此可能都抽不到那些長期在外、根本不回家的租屋純手機族。

 

接著快速來到2018年。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的106年通訊市場調查結果報告,純手機族的比例已經來到17.7%。而且這個數字一定是低估的,因為這個報告的民調方式是跑到人多的鄉鎮市去拉人填問卷,因此還是會低估那些在外的打工族。從報告裡的交叉分析可見端倪:24─35歲的純手機族比例最高26.6%,而且在外租屋者為純手機族的比例高達42.2%!(另外,在這份民調裡,沒手機也沒市話的比例為0.1%,所以影響應該不大)

 

但要更精確估計純手機族,需要的是對手機族也打電話抽樣,然後跟市話民調進行交叉比對。再一次的,民調祖師爺洪永泰與其他研究者剛才發表兩篇最新的研究,透過「雙底冊抽樣」解決了這個問題。2017年年底剛刊出的《選舉研究》期刊論文研究指出,台灣的純手機族在2016年已經達到29.2%,其中20─29歲為24.5%(還在念大學?),30─39歲為29.4%。(但作者們也有特別提到,該次研究只是一次性的調查結果,可能還有一些干擾因素尚未排除,因此不宜直接套用在其他研究)。接著,洪永泰與政大選研俞振華教授等人也接了台北市政府的研究案,在2018年,台北市的純手機族為34.12%,已經超過三分之一的台北市選民是純手機族而沒有家用電話了!

 

從2010年的6.2%到2018年的34.12%,這個比例雖然是來自於不同的研究方法,但應該實際上還是有不小程度的增加。甚至在國家通訊委員會的民調中,有市話的民眾未來一年內都有8%的比例可能會取消市話,因為有手機就夠了。

 

在大致了解我國純手機族的比例後,下一個問題就是:這些人的政治傾向為何?

 

在2012年中研院的研究中,那6.2%的純手機族裡有較高比例的人(相較於市話)支持台獨、自認為是台灣人、以及支持民進黨。這個跟市話的比例差異,讓作者結論是「這約會影響0.93%的民調結果」。當然,這個比例不是很大。

 

在2017年底洪永泰等人的研究中,情況變得比較有趣了。在29.2%的純手機族裡,泛藍是25%、泛綠是33%、無政黨認同是44%。泛綠的比例的確比市話民調的結果高一點,但是總體來說還是不高,絕對沒有坊間傳言純手機族都是泛綠的狀況。最有趣的是,洪永泰等人發現,在2016年的民調資料中,純手機族有特別高的宋楚瑜支持度,高達17.8%,這遠比最後宋得票12.8%高。這目前還沒有合理的解釋。

 

最後,在2018年台北市的委託研究案中,手機民調對現任市長柯文哲的滿意度顯著較高,高達57.2%也大於其他只在五成左右的市話民調。但在政黨認同方面,手機民調跟市話民調結果是幾乎一模一樣的,都是無黨派占多數,泛綠23.9%,泛藍23.2%。另外,在這近五成的中立裡面,有約8%反綠、6%反藍(柯文哲能拿到這些反綠反藍的票嗎,還是會含淚歸隊呢?)。然後,台北市的時代力量支持度約佔6%,各種民調方式皆然。

 

最後來個結論。由上述學術與政府研究可以大致看出,我國現在沒有市話的純手機族大概已經到全體民眾的三成左右了,相較過去五六年來說有快速增加的趨勢。也許這樣的分布,對一些商用調查或學術調查會有影響。然而,在對選舉的影響上,在五六年前純手機族的確有較高的泛綠與台獨支持者,但這樣的現象在這一兩年純手機族增加後(以及民進黨執政後)已經改變了,現在分布跟市話其實差不多。至少,民進黨能做的就是努力去追那五成的中立選民。假如民進黨候選人想要寄望那「沉默的多數」,可能不該抱有太高的期待。

 

 

 

作者為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

Tags: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