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的恨女情結 ?!

Tuesday, June 12, 2018

北農總經理吳音寧在台北市議會被藍軍議員修理,但事後浮現的各種資訊顯示,她在業績上並不比前任遜色。或許確實如台北市長柯文哲所言,「台北政壇都是鯊魚,不管是小白兔還是農村野兔,問題是這邊都是豺狼虎豹」。做賊的喊捉賊,最大尾的鯊魚,難道不是柯市長本人?

 

市議員以假訊息質詢吳音寧,而他们有言論免責權,有基本盤鐵票,就算是豺狼虎豹,也還是可以連任。好吧,這種政治生態我們也很習慣了。可是終於在臉書上發文肯定吳音寧操守的柯文哲,不正是兩度大動作對北農突襲查帳,試圖羞辱吳音寧的政治迫害發動者嗎?

 

6月5日柯文哲下令市府人員趁吳音寧在議會備詢時去北農查帳,並任由議員將吳音寧「打的鼻青臉腫」而作壁上觀。當天晚上柯文哲的親信蔡璧如卻以「好姊妹」之姿去看吳音寧,這不是黃鼠郎拜年,是什麼呢?過年時叫吳音寧不要回應媒體,害她被譏為「神隱少女」的是誰,柯市府高層是否可以出來說明一下。這一切的機關算盡,當然更凸顯出吳音寧欠缺政治敏感度的致命弱點。

公共職務必須看操守、看業績,這兩點吳音寧都過得了關。但是承擔公共職務者,也必須有能力與公眾溝通,包括應付媒體與民代。這一點,吳音寧沒有做好,任何欽佩她人格的人都很難替她辯護。

柯文哲當然可以不滿意吳音寧「公共溝通」能力的表現,但作為吳的「長官」,柯文哲有試圖誠懇地跟吳做過提醒與要求嗎?圖片來源:華視新聞YouTube網站

 

如果說吳音寧不適合北農總經理的位子,理由就在於她輕忽了公共溝通能力的重要性。她以為「好好做事」不包括「好好溝通」。柯文哲當然可以因為這個盲點而不滿意吳音寧的表現,但作為吳的「長官」,柯文哲有試圖誠懇地跟吳做過提醒與要求嗎?我們看到的,只有幸災樂禍和冷嘲熱諷,對吳音寧極盡糟蹋之能事。

 

當國民黨議員以「神隱總經理」稱呼吳音寧時,柯文哲在旁已樂不可支,幾乎失控地旋轉腰帶、挪動手臂做體操,彷彿在進行感覺良好的康樂活動。議員質問吳音寧跟蔡英文的關係,吳因為緊張而幾乎把台灣的國名說錯。此時柯文哲毫不掩飾地笑出聲來,狀甚愉悅。第二天記者問到此事時,柯文哲再度開心大笑到失控。做為首都市長,柯文哲失格了。

 

還記得北農前總經理韓國瑜站在柯文哲旁邊備詢時,兩人如何「麻吉」,默契如何完美。從肢體語言與話語表達上來看,顯然柯文哲喜歡韓國瑜,而鄙視吳音寧。韓國瑜跟張榮味家族的關係,一點不是問題?韓國瑜業績比較好、操守比較優嗎?還是因為韓國瑜某些方面跟柯很像?例如韓國瑜說,「請高雄的漂亮小姐,沒結婚的,一個一個拋一次繡球,一分鐘就可以結婚」,跟柯文哲說陳以真「年輕又長的漂亮,坐櫃檯差不多,不適合當市長」,還有「台灣30歲以上女性,三成未婚,是國安危機」豈不是異曲同工,性別歧視一家親?

 

柯文哲在參選台北市長時,就因性別歧視的言論受到質疑。但那時的氛圍是大家想把國民黨趕下台,更不信任富三代的買辦家族入主北市府。柯文哲高票當選,讓他誤以為是他掀起了民意旋風,而不是民意造就了他。如今他得意忘形,只洩露他的狂妄無明。但是為何他瘋言瘋語傷害的,總是以女性居多?

 

吳音寧為了捍衛農民的灌溉用水權,不惜肉身擋怪手。柯文哲卻欺善怕惡,糟蹋女性與弱勢者,歌頌蔣經國和毛澤東。如果有該被恥笑的人,那人應該不是吳音寧吧。

 

在六都政績評比中,柯文哲總是落在陳菊、賴清德後面。但是他攻擊的對象,卻只有陳菊。他批評高雄舉債嚴重,所引用的數字錯誤,卻嘴硬說他只是說出事實。當陳菊被點名選台北市長時,他說,「台北市民素質很高」。同樣賴清德被點名時,柯文哲卻不敢做出如此惡毒的反應。

 

三年多以來,北市府已有數不清的局處長辭職。被說成「棄職潛逃」的,唯有簡余晏。另一位一級主管,曾獲歐洲三國文化勳章,為人正直,做事認真,卻被柯文哲的親信無理痛罵一個多小時,而這位主管,「恰好」也是女性。

 

大家都知道柯文哲的頭號親信是他從台大醫院帶來的蔡璧如。權力之大,竟有「地下市長」稱號。柯文哲怎麼說蔡璧如呢?當外界質疑蔡璧如代表柯文哲去喬大巨蛋的事,柯辯稱,「她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女生」。如果蔡璧如什麼都不懂,為何可以到處當市長分身?

有人說,柯文哲歧視所有女性,除了他的媽媽和太太之外。真是這樣嗎?還記得他罵郝龍斌「去死一死」之後,把言語暴力的習性賴給媽媽這行為嗎?他對太太,看起來也是畏大於敬,但他一出大事,總是把媽媽太太推出來幫他找下台階,例如在把關係搞砸後叫他媽媽去幫忙他摸頭警察局長。這些表現只證明柯文哲的行為幼稚,迴避為自己承擔責任,不證明他不歧視女性。

 

為何說他有恨女情結呢?我們來看看「恨女」(mysogyny)的定義:「對女性抱著仇視、鄙視、或根深蒂固的偏見」。專家指出,恨女者通常厭惡女性而不自覺。這種恨往往是在生命早期形成的,根源可能來自某位他所信任的女性對他的虐待或忽略。而恨女者的行為模式,是無法忍受表現優異的女性,喜歡貶抑女性、傷害她們的感情以產生優越感。當他這樣做時,他的大腦會釋放出讓他感到開心興奮的化學物質多巴胺,所以他會想一再重複這樣的行為。

 

聽起來滿合的,對照吳音寧所受到的譏笑與輕侮。不是嗎?

 

如果真有童年創傷,當然值得同情。但年近六十,對他人施以語言暴力時,仍把責任推給媽媽,則反映出這個人毫無反省能力,繼續以傷人為樂。柯市長,柯醫師,看來重男輕女並不是你所說的「生物本能」,而很有可能是你個人童年創傷與多巴鞍被設定的觸發機制問題。身為首都市長,一位有影響力的公眾人物,對於一再踐踏女性這件事,你願意認真想一想嗎?你願意對被你傷害的吳音寧道歉嗎?

 

 

作者作者積四十餘年之經驗,為資深被性別歧視者。曾任公視總經理、新聞部經理等職務,開創公視晚間新聞、紀錄觀點節目,並曾推動原住民電視傳播,培訓首批原住民電視記者,開創公視原住民新聞雜誌,催生原民台與客家台。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