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狗人生(七):星雲大敗馬克思

Tuesday, June 12, 2018

北京六四天安門屠殺,大量的異議人士經過祕密管道逃亡海外,歐美各國多少接納了一部份政治難民,其中美國接受得最多。美東部分大學收留了若干,其中以普林斯頓大學的著名漢學學者余英時出力最多,給他們研究員、訪問學者等頭銜,暫時安頓他們驚魂甫定的情緒。余先生救人於急難之中,得到極大的尊敬與推崇。

 

因六四事件流亡美國的中國知識分子俱是一時之選,有名記者劉賓雁、中國社科院政治學所前所長嚴家其、中央黨校學術委員兼理論研究室前副主任阮銘、全國政協委員、民盟中央前副主席千家駒、中國馬列主義研究所前所長蘇紹智、著名的女革命家戈揚、香港《文匯報》總編輯金堯如、香港新華社前社長、前江蘇黨委書記許家屯等,後來都分別找到學術研究工作或顧問職。

星雲對中國和台灣佛教的大盛貢獻良多,必將載入史冊;然而他的政治態度是統派反台獨,來自他是外省人的侷限性,也將同時載入史冊。圖片來源:佛光山網站

 

安頓這批人馬並非易事,食衣住行之外醫療保健尤其困擾,他們多是七、八十歲的老人家,倉皇出逃,身無長物,境況悲涼,多虧老記者陸鏗穿針引線讓他們認識了星雲大師,大師慈悲為懷,開放洛杉磯西來寺的一些空屋讓他們有個落腳之處,不但免費提供食宿,還給若干零用金,流亡人士對星雲的萬家生佛無不感激,這些原來主張無神論的中國高幹們,後來紛紛皈依星雲。同時,也有較年輕的流亡者進了基督教的神學院,後來都當了傳教人或牧師。馬克思大師的無神論被星雲大師打敗。

 

1989年天安門屠殺前兩個月,星雲在中國佛協主任趙樸初(老幹部)的奔走下,取得中共中央的准許,開放星雲回揚州老家探母,但不得弘法。由於星雲在台灣民間聲譽崇隆,社會活動力強大,是頭號統戰對象,剛好那時的當政者胡耀邦(總書記)和趙紫陽(總理)都是開明派,政治氣氛溫和,天時、地利、人和都促成了星雲的返鄉探母的機緣。

 

星雲立即展開工作,邀集了包括出家弟子、佛光山大護法、新聞界(我由陸鏗舉薦)、學者唐德剛、生命哲學家傅偉勳等共72人,攜帶大量佛光山的文資、禮物等,浩浩蕩蕩奔赴中國,展開為期一個月的探母之旅。這是星雲1949年離開中國後的首次返鄉,受到揚州老家鄉親們的熱烈歡迎,可謂榮歸故里,場面動人,老夫人之喜悅自然不在話下。

 

我們一行人坐專機和遊覽車去了北京、西安、敦煌、成都、重慶、武漢、上海、揚州、杭州、蘇州、廣州,親訪許多千年名寺古剎,心情卻有些悲傷。那時中國還相當貧窮,還沒來得及像後來那樣大肆修繕古蹟,只見老廟灰塵遍佈、腐朽不堪,眾多佛像被砍掉頭顱出售,或文革時因破四舊而損毀,滿目瘡痍。我在一座古廟中抬頭仔細看一幅佈滿灰塵的畫,竟是唐寅所畫,不知是真蹟還是仿製品,若是真蹟被如此對待,實在令人心疼。

 

星雲每到一寺,必然拿出紅包(三千美金)贈與方丈,並故意大聲說:「老師傅,這是給你個人的,不要給了別人。」因為從第一間廟離開後,有人告訴大師說,我們一離開馬上就有幹部把那紅包沒收,大聲說也沒用。

 

在北京廣濟寺參拜時,兩排出家眾躬身迎迓,奇怪的是光頭都是新剃的,白裡透青,沒有戒疤,他們彎腰行禮時我從領口看見裡面穿著畫龍畫虎的T恤,十分離奇,後來有當地人說為迎接我們,政府特地動員當地人來充當和尚,而真和尚是上下班的公務員,方丈有配車,家裡還有妻小。文革時出家人由共產黨強制婚配,和尚配尼姑。改革開放後,為了給國家創匯,寺廟要做生意,於是蠟燭、香支等都成了發展觀光產業的工具,後來甚至拆掉老建築,重新蓋水泥建築,再漆得鮮紅翠綠,既不古色,更不古香。

 

星雲大師不愧是得道高僧,他與各級領導人會談時不卑不亢,進退有節。例如他與各地方領導人(縣長、市長)見面時呼籲中國給予百姓宗教自由,等到北京會見國家主席李先念和領導人之一的楊尚昆談話時,也是同樣的態度,同樣的訴求,不會為了討好對方而改變態度。

 

星雲對 「中國之旅」總的感想,他說:「在熱鬧中看見冷清。」圖片來源:星雲大師臉書

 

在參訪的過程中,我看見全程陪伴我們的佛協幹部(共產黨員)也下跪拜佛,口中念念有詞,甚感奇怪,就問星雲大師無神論的中共黨員怎麼也拜佛,星雲的答覆簡單又智慧:「只要他們也有生老病死,就無法不信宗教。」

 

柏楊曾說醜陋的中國人有個毛病,見不得人好,只要有人成功,就惹來各種謠言惡語。我之前聽過有人說星雲大師與女弟子的諸般故事,可是我發現那是抹黑與造謠,因為見不得星雲的成功。在中國一個月朝夕相處,我看見女弟子們(包括所有的尼師)看星雲的眼光是無上尊敬的,如果有韻事,女弟子看他的眼光不會是那樣的。又見證一次「醜陋的中國人」見不得人好的惡質,

 

離開中國前,我問星雲此次「中國之旅」總的感想,他說:「在熱鬧中看見冷清。」

 

離開中國才一個月,發生天安門屠殺,許多人逃到美國,經陸鏗介紹給洛杉磯西來寺的開山大師星雲,星雲都慷慨收留。有記者採訪星雲剛從大陸出來為什麼收留異議人士?不怕得罪中共嗎?星雲回答的高妙,他說:我們佛教講究慈悲為懷,要救死扶傷,哪天鄧小平有難了,我們也收留他。鄧小平聞言大怒,罵星雲「狂妄」、「不自量力」,禁止星雲再去中國,多年後,時過境遷,才獲准再去。星雲大師不但是傑出的佛教高僧,也是卓越的企業家,還是深通人情世故的政治家。他對中國和台灣佛教的大盛貢獻良多,必將載入史冊;然而他的政治態度是統派反台獨,來自他是外省人的侷限性,也將同時載入史冊。

 

 

 

作者年齡:電競元年之史前玄武紀

經歷:媒體工作三十五戴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