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對美萊慘案的反應,台灣人要知道

Thursday, June 7, 2018

美國克里夫蘭《誠懇家日報》於1969年11月20日刊登第一張美萊村屠殺兆於頭版,引起軒然大波。圖片來源:網路

 

今年3月16日是美萊村屠殺案(My Lai或Son My Massacre )的50周年,不久前曾寫過一文〈美萊村屠殺50週年省思:正義判決何時來?〉,寫50年後讀有關美萊慘案的文獻後,寫些自己的一些感觸。讀過的文獻,大都是美國人寫的,文獻中很少從越南人,尤其南越人角度來看這問題。從找到的資料中蒐尋,想進一步探討越南人對此慘案的反應。

 

再去找,發現一本幾乎50年後(2017年6月)才出版的書《My Lai; Vietnam, 1968, and the Descent into Darkness》,此書參考很多資料並訪問不少人,詳寫到美萊審判結束,較多早期越南人對此案的看法。探討越南的反應,想50年後台灣可否從此學些教訓。

 

美萊村屠殺案前的一個多月前,「新年攻擊」(Tet Offensive)發生,很多人說這是越南戰爭的轉捩點。1968年1月30/31日,越南過年(農曆年)時,越共趁南越及美軍沒提防下大攻擊,初期大勝,後來美軍/南越反攻,越共撤退,戰役上雖沒勝利,但是「政治上」成功。這越戰的關鍵戰役,跟這美萊慘案有關聯,有人還說有些因果關係。

 

像上述「新年攻擊」,越共對美軍的攻擊不斷,對被俘虜的美軍非常殘忍,書中寫了不少實例,美萊村慘案發生前,參與屠殺的美軍Charlie連,正好這事件前來越南,3月16日前就因爲這一類的攻擊事件,幾個星期内就有5位死亡及23位受傷。

 

美萊村屠殺案前的一個多月前,「新年攻擊」(Tet Offensive)發生,很多人說這是越南戰爭的轉捩點。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讀書時就覺得越南尤其鄉下的人民,美萊村民不例外,比較同情而且較支持越共,村民會自動提供情報給越共。越共有地下人員在美萊村,越共軍於屠殺案發生前曾進入村莊,美軍到達前已離開,美軍的情報慢了幾拍。

 

美軍屠殺過後,3月16日當天下午很快地就撤出美萊村,晚上不敢留在那裡,慘案消息很快就傳到越共48營,營長Ngo Duc Tan帶人進入村莊,那晚及第二天幫忙治療村民,埋葬死亡者。幾十年後訪問Tan營長時,他說越共軍在3哩遠的山上,他們去過美萊村,知道美軍會去而離開,他以爲美軍只去搜索越共而已,不相信美軍會屠殺,假如知道會屠殺,他們會回去跟敵人(美軍)奮戰,不讓美軍有人能離開美萊。

 

這慘案可說給越共好機會,證明越共與南越政府的不同。那晚及第二天越共幫忙美萊村民外,更大力宣傳此屠殺慘案。越共黨中央指示下,創造了「悲傷旗」(mourning flag)表達哀傷及復仇決心。Tan營長還用血在旗上寫下名字,表達他的決心。

 

當時的南越政府及軍方的反應呢?上級政府接到幾個越南當地人報告美軍屠殺,兩天就有一報告連小孩在内80位被美軍殺害。再幾天内一村長報告上級政府90位被殺,另一村長也報告87位被美軍殺死。越共那幾天當然更發表很多聲明,說美軍屠殺平民。

 

南越政府的省級單位幾天後,還曾下令調查。當時的南越在該省的第二師司令Toan接到地方的報告後,Toan很快地就聲明這屠殺報告,是越共的宣傳。他跟省長Khien兩人決定不要把這屠殺慘案報導,怕會破壞對跟美國的關係。

 

省長後來還聲明,根據當地政府的調查,由於雙方(美軍及越共)的槍戰(sniper  fire)確造成幾百人民死亡,不過越共想趁這意外事件來宣傳為屠殺。美軍方很願意引用此南越政府的報告,減少責任以及掩蓋美軍的屠殺。3月28日美軍還報告,這美萊村之役「破壞越共基地,計劃、行動都很好很成功」(destroy a VC camp, well planned, well executed and successful)。

 

到了4月南越地方政府的報告就說有屠殺,地方首長Tran Ngoc Tan於4月11日向省政府報告美軍屠殺約500位村民,特別說這不是越共的宣傳。這報告後來轉給美軍及南越軍方/政府,上述兩位上級的Toan司令及省長Khien,不相信Tan的屠殺報告。不但沒再調查,反而計劃發起反越共宣傳的「反宣傳」。

 

以後的掩蓋問題很複雜,書中提到文件上轉給更上級時,有可能有些沒「轉」送,像上述Tan4月11日的報告可能沒放入,後來發現檔案内還有4月14日上述地方首長Tan寫的一份聲明,說他要撤回4月11日的報告。這份聲明沒人簽名,Tan說他沒寫這份聲明,美軍方不知道這聲明從那裡來。

 

參與調查的單位包括南越政府及軍方,這份Tan要撤回的聲明,因沒證據,書沒寫有否僞造的嫌疑。美軍及南越政府都有意掩蓋,不過Tan後來也說他自己並不積極推動,因爲地方上問題太多,這件案不是他們村莊的最重要事務。

 

上級的官方調查報告,美萊當地人民無法參與。他們只能個人出聲,尤其一些屠殺案的生存者,在南越政府/軍方的威脅下,講出自己的慘案經歷。記者如公開爆料的SamuelHersh及其他人,訪問一些生存者,讓他們講出自己及家人如何受害,甚至被强姦的經歷。從出版的報刊及書,廣播及電視台,讓全世界人知道而譁然。在美萊事件審判時還用來當證據。

 

一年半後的1969年11月,媒體公開後,北越政府更振振有詞,一再聲明這屠殺慘案,就因爲是美國的「種族消滅」(genocide)政策,還説不止對越南如此,對東南亞的地區都會同樣對待,要求美國馬上從越南撤退。

 

南越的當權政府與反對勢力,有相反的看法。南越阮文紹總統馬上就聲明,美國媒體的慘案報導是「完全假的」,人民死亡是「正常及戰爭中不可避免的」。南越的反對派領袖如陳文敦(TranVanDon)馬上厲聲指責阮文紹,主張參議院應自己調查,後來參院成立委員會調查。

 

阮文紹還禁止越南報紙、廣播及電視台討論,只有當地人、少數政治/知識分子及非常少媒體知道,有些還敢説南越的總統阮文紹是「傀儡」、「懦弱」。反而還因此相對地稱美國媒體「勇敢」,把慘案報出。

 

這類的慘案,不能讓人不知,事實及真相要讓人知道,多瞭解真正的歷史,才能從歷史真相學習求進步。探討越南人當年的看法以及所作所為,更值得我們台灣人,進一步思考有什麽教訓,台灣人可學習。

 

因為美軍享有絕對的治外法權,審判時越南人的聲音,只能間接地陳述。南越政府的確窩囊,這就是台灣人最要瞭解學習的教訓,若讓這類的傀儡政府主政。這種政府絕對不會保護自己的人民,傀儡政權沒自尊,怪不得南越會垮台。美軍方有意掩蓋慘案,若不想讓人知道真情,再强大火力的美軍終歸失敗。

 

台灣人當然要驚覺認知,最近台灣被中國加强迫害,想不到還有不少人及團體,不但不站在台灣人民立場講話,還處處要跟中國配合,作風令人想起這類的傀儡,傀儡們爲了自己的利益,只會跟主子唱和,犧牲台灣人民的福利。

 

另一大的感觸,從讀此書及其他越戰文獻,知道美國軍方或政府,對越南的社會、文化及歷史等,不曾嘗試認真地去研究去瞭解,對越南非常無知,可説導致此嚴重的後果,與越南人民很多衝突。台灣的新南向政策應該多從美國的錯誤學習,多研究多瞭解東南亞的歷史、文化及社會,應該是南向政策的的最基本工作。

 

 

 

作者是新竹新埔國小、新竹中學、台大醫科及Berkeley加大畢業;小兒血液及癌瘤學醫師,服務過聖路易大學及Glennon樞機主教兒童醫院三十多年,一到66歲法定退休年,轉為名譽教授。以後的興趣在於探討有關台灣、客家、醫學的歷史文化。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