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音寧的「被箭靶人生」

Wednesday, May 30, 2018

藍營及其支持者對於吳音寧的抹黑與攻擊其實是欠缺事實的根據,它們純然是奠基於政治與經濟上的鬥爭計算。圖片來源:吳音寧臉書

 

這一陣子,北農公司總經理吳音寧受到台灣社會極大的批判,政治立場偏藍人士及輿論刻意將此次爭議冠上「北農休市事件」,吳音寧也被醜化為「高級實習生」、「神隱少女」,台北市議員也於網路上散播剪接的質詢影片,直接進行人身攻擊及人格污衊,加上柯文哲市長及陳景峻副市長也不時地踹吳音寧一腳,一時之間,社會氛圍極為肅殺,打罵之聲鋪天蓋地的席捲而來,幾乎人人都認為吳音寧犯下滔天大罪,而且是罪不可赦,似乎唯有立即辭職謝罪,才足以堪慰國人於萬一。

 

惟,這一切會否都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刻意抹黑與鬥爭?例如,北農休市的決定權依法是地方政府的權責,也就是休市日期是由地方主管機關台北市政府市場處決定的,而且當初在市場處召集的會議中,北農代表對於那樣的休市安排曾表達不妥,提出反對意見,但是卻不為市場處長官所接受。我們都知道權責必須相符,既然決策權不在北農公司,怎麼會是由北農公司及吳音寧來承擔責任呢?

 

在正式會議紀錄文件公開後,批評者自知無法栽贓,繼而轉稱北農公司沒有做好危機管理,致使菜價大為崩盤。但是這個不實的指控後來也被拆穿了,因為北農是破紀錄的賣了三千噸,而且價格根本就沒有下跌。批評者見詭計沒有得逞,竟未停止抹黑造謠,不僅刻意剪接市議員的質詢影片來進行人身攻擊、又說她年薪高達250萬元、又指責她用1萬9千元公款買下 9噸殘貨…等,各種不實的批評攻擊接踵而至,幾乎是重未間斷。

 

這樣的批評經過特定新聞媒體的刻意反覆播放與擴大宣傳,謊話講了一千遍似乎也就成為真理,吳音寧及其家人皆蒙受了不白之冤,就連我在臉書發文支持吳音寧竟然也被批評為「病得不輕」。

 

為什麼藍營人士要用那麼大的力量,無中生有的批評及醜化吳音寧?我認為主要的理由有二:

 

第一,刻意製造年輕族群的相對剝奪感,也要激發反年改退休族群的仇恨意識。年底選舉將至,年輕族群的低薪及缺乏就業機會是個重要的議題,如何吸收這股力量並獲得其選票乃是勝選的重要關鍵,這在台北市及新北市尤為重要。惟低薪及缺乏就業機會其實早在馬英九及藍營主政時刻就是如此,著名的22K更是其傑作,因此,要如何操作?藉由彼等與年輕的吳音寧相互比較,由此製造年輕族群的相對剝奪感,就成為是藍營最為便捷的鬥爭手法。

 

因此,偏藍營的媒體及政治人士都故意誇大吳音寧的薪水,並避談她在彰化縣溪州鄉擔任秘書及任內創設「溪州尚水米」的農業實務經驗,甚至也完全忽視她所寫的《江湖在哪裡?》書籍,因為這本厚厚的書籍裡面包含了許多專業的農業知識,如果讓社會知道了,那麼在她身上貼上「高級實習生」標籤一事不就自動破功了嗎?

 

此外,由於吳音寧的父親為台灣社會所敬重的鄉土文學作家吳晟老師,現被民進黨政府聘為無給職的總統府資政,因此,偏藍營的媒體及政治人士也刻意杜撰吳音寧之所以能夠擔任北農總經理職位,乃是因為她是「靠爸族」。也由此,對於吳音寧的攻擊砲火也進而瞄準吳晟老師,主張他之所以能夠獲聘為總統府資政乃是因為他支持蔡英文總統的年金改革方案,欲藉此激發反年改退休族群的反感。

 

第二,北農拍賣價格具備全台的示範及定錨效果,由此可以增減全台參與果菜市場拍賣者的利潤。北農公司是全台重要的果菜拍賣市場,它的拍賣價格具備了定錨效果,為台灣其他各地交易市場所跟隨,因此北農的拍賣價格若高一點,全台各地的出賣人或許也就可以獲利多一點,反之,利潤則可能會減縮。

 

也許有人會問,交易價格不是客觀交易市場運作的結果嗎?這恐怕是個迷思,北農拍賣市場的重要使命之一就是要平穩物價,是背負著政策目的,它與一般拍賣市場的概念是大不相同的。也因為如此,北農董事會內的農會派及雲林張派就一直覬覦於總經理這個位置,因為透過這個位置將可影響全台許多參與農產品拍賣者的利潤,若這些人又是與地方派系有關,那就更凸顯它的重要性,因為藉此也就可以同時拉攏全台的地方派系,對政治產生一定的影響力。

 

綜上所述,藍營及其支持者對於吳音寧的抹黑與攻擊其實是欠缺事實的根據,它們純然是奠基於政治與經濟上的鬥爭計算,許多課題也都是刻意建構而來,他們欲藉由激發年輕人的相對剝奪感及族群之間的仇恨意識來攫取政治利益,吳音寧剛好是他們千載難逢及求之不得的箭靶。

 

 

 

作者為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兼第三部門研究中心主任

 

 

Tags: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