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馮賢賢

再談《智子之心》──低薪過勞燒熱情


大愛台自斬連續劇《智子之心》後,引爆向惡勢力屈服且長期剝削劇組的爭議。圖片來源:中國電視貓網站。

大愛台自斬連續劇《智子之心》後,引爆向惡勢力屈服且長期剝削劇組的爭議。大愛一本節目「隱惡揚善」、嚴格自我設限的風格,對各方批評不理不睬。不過,我們不能因大愛的冷處理,就放棄討論。

替大愛打工過的資深影視人員指出,大愛台20集以上的長劇單集製作費在70─80萬之間,這樣的低製作費迫使劇組超時工作以降低成本。另外編劇費表定每集是低於業界行情的6萬元。雖然大愛為戲劇提供了如《智子之心》的真人真事做文本,但編劇並沒有比較輕鬆。編劇先要由大愛編審陪同訪談故事本尊及相關人物約5─8次,然後交出聽打稿,再交分集大綱。通過審核就交對白本。這個流程,從訪談到完稿,往往要花上半年甚至更久,才能領到編劇費。

大愛審稿速度慢,層層把關,大修小修無數次,有時無止境的開會,編劇永遠搞不清業主到底要的是什麼。如果寫到一半,大愛不滿意,就會換編劇,給原編劇多少酬勞,就看製作人如何喬,反正一集編劇費的固定預算總共就是6萬元。這種作業模式對編劇而言,最大的風險在於劇本可能被要求一改再改,甚至最後被撤換,而審稿沒有明確標準,很難捉摸。很多編劇因此白做工私下哀嚎,拿不到血汗勞動應得的報酬。劇本不是不能改,也不是不能換編劇,重點是酬勞與工作狀態必須合理。如果把訪談、田野調查、分集大綱構思、對白試擬、交稿修改等一切工作加總起來,完成一齣戲的劇本得花上半年時間,還要承受交稿不過、白忙一場的風險。

好一個穩賺不賠的買方市場啊!

相較於大愛,其他電視台也不遑多讓。以B電視台為例,播出前3、5天才給劇組定稿劇本,導演只有兩天時間拍完一集,一天剪接混音。這家電視台經常來申請政府補助,但往往因規畫了無新意,預算編列浮濫以致鎩羽而歸。政治關係良好的該台經營者不思反省,反而選擇向「上面」告狀。這種落伍的心態,也正是台灣電視陷入僵局的原因。

B電視台拍偶像劇的作業模式,迫使劇組一天工作12─16小時。參與者指出,因過勞出車禍、掛病號的情況並不少見。

還有近年來積極進入戲劇市場的C電視台,拍戲時編審站在旁邊緊盯著導演,要把所有置入商品,依客戶要求「美美地」拍攝進去。這種額外的工作指令會造成劇組拍攝時間更加拉長,只能犧牲睡眠爆肝趕進度。

以劇組每天工時超標至少1.5倍的實狀來算,製作費應該相對至少提高50%。但即便製作費提高五成,也不可逼迫劇組一天工作12─16小時。合理的作法,是提高製作費,給予工作人員合理的製作時間,停止在費用與勞務上的壓榨。

惡劣的工作環境留不住人才,尤其是較不受重視的製片助理、場務助理、燈光助理等,流動性非常高。一位導演指出,每次拍戲,劇組裡總會出現今天來明天消失的臨時工。人員流動率高,很難維持劇組的團隊默契與工作品質,也無法從基層開始培育人才。但許多電視台的製作人並不在乎,反正可以壓榨的年輕人很多,不怕找不到「新鮮的肝」。電視產業持續衰敗,不能只怪網路興起,不是嗎?

熱愛影視工作的從業人員,雖然打死不退,但心中仍盼望有維護專業人員合理勞動條件的工會出現,針對工時和各類工作的基本價碼制訂規範,逼迫業者配合。30年前,我曾在美國短暫為台灣一家無線電視台做過特約記者,那時我的美國攝影師,連人帶機加上簡單的新聞剪接,一次採訪價碼是800美元,沒得商量。他說,這是攝影師工會的公定價,誰都不敢違反,否則會被逐出工會,無法接案。

台灣的現實狀況很難產生這樣的工會。比較容易實現的期待,是由公共電視帶頭改善外製節目的勞動條件,以精算方式將節目的單集總預算提高至合理水平,並改善付款機制,不要讓外製團隊在沒拿到任何經費的情況下就被要求開工。若是有由下而上的工會當然最理想,但做不到時,公共媒體由上而下帶頭做勞動條件的改善進而影響整體製作環境,應屬可行。希望目前草擬中的《公共媒體法》能將影視人員的勞動權益納入保障,畢竟再偉大的藝術家,受雇時仍是勞動者。而所有勞動者,不管以多大的熱情燃燒自己,都有權利保護自己珍貴的肝啊。

作者在媒體工作超過30年,過勞資歷頗深。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