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球如何凝聚颶風過後的波多黎各

Thursday, May 17, 2018

圖片來源:今年大聯盟海外賽在波多黎各開打,這兩場比賽都吸引了近兩萬的球迷觀戰,來自波多黎各的選手也有突出的表現。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在一片漆黑的土地上,只有一個地方大放光明,還傳來熱鬧的喧譁聲,那是波多黎各首都聖胡安(San Juan)的席然畢松球場(Hiram Bithorn Stadium),美國職棒大聯盟的海外賽今年移師到這裡,由克里夫蘭印地安人隊和明尼蘇達雙城隊進行兩場比賽。

 

去年九月,波多黎各接連遭遇了「艾瑪」(Irma)和「瑪莉亞」(Hurricane Maria)兩個颶風的侵襲,後者更是1932年以來首個四級颶風,造成全島340萬居民大半斷水斷電、通訊也失靈,至少68人死亡,財物損失則高達約85億美元。

 

就連席然畢松球場也因為颶風嚴重受損,燈光設備損壞、球員休息室滿目瘡痍,球場草地慘不忍睹,就連Bithorn的雕像都倒地不起。但無論如何,大聯盟海外賽都要如期舉行。球場的整修和翻新花了近兩百萬,大聯盟本身、球星及球隊老闆投入人力物力幫助這島嶼重建。

 

因為對於波多黎各來說,這不只是兩場棒球比賽而已。

 

與其他中美洲國家類似,棒球在19世紀晚從美國輾轉傳入波多黎各,1898年波多黎各第一場正式棒球賽開打,同一年,美國擊敗西班牙將波多黎各納入殖民地,自此之後,棒球成了當地人們僅有能夠擊敗美國人的機會。

 

1942年,加盟芝加哥小熊隊的Hiram Bithron成為第一位登上大聯盟的波多黎各選手。在他之後,有超過260位來自波多黎各的球員曾經登上大聯盟,其中包括了Ivan Rodriguez、Roberto Alomar、Orlando Cepeda和Roberto Clemente四位名人堂球員。這個球季開打時,來自波多黎各的球員共有19位,創下了2011年以來的新高,在聯盟中僅次於多明尼加(84人)和委內瑞拉(74人)。

 

現在波多黎各不再是殖民地,而是美國的自由邦,他們的人民有美國國籍,但也擁有自己的憲法,他們不能投票選舉美國總統,但可以選舉由美國總統任命的總督,他們可以享有在美國國會眾議員的一個席位,但這位眾議員不能投票。

 

這樣特別的地位,甚至影響了波多黎各的棒球發展。在近幾十年,當地的棒球熱潮大不如前,有些人將原因指向社會經濟環境的改變,許多年輕人從棒球轉向足球等其他運動,但更多人將這怪罪給大聯盟。

 

1990年時,大聯盟將波多黎各納入業餘選秀制度的適用範圍,這意味波多黎各的球員得要完成高中學業後,才能和職業球隊簽約,相較之下,來自多明尼加等中南美洲國家的球員16歲時就可以簽約,但是波多黎各沒有完善的基礎建設和教育體系,就算他們完成學業,還要與受到完整培育的美國和加拿大選手競爭。

 

大聯盟之所以施行這項政策,是為了日後將所有國際球員都納入選秀,所以便從作為美國自由邦的波多黎各開始,但國際球員選秀至今未成,波多黎各的棒球已經受到嚴重打擊。

 

但無論如何,棒球依舊是最能夠凝聚波多黎各的運動。近幾年波多黎各受到美國稅法修正影響,導致人口外流、經濟衰退,效率不彰的政府累積了高達700億美元的債務,失業率超過一成。

 

但在2017年三月舉行的世界棒球經典賽,鼓舞了波多黎各人民的信心,許多流著波多黎各血緣的大聯盟球員選擇代表當地出征。

 

「我從來沒被稱為美國人,人們總是說我是波多黎各人。」在紐澤西出生的投手Hector Santiago這麼說。在紐約出生的內野手Mike Aviles則說,如果他不代表波多黎各,他奶奶威脅要和他斷絕關係。

 

他們一舉打進冠軍賽,而波多黎各的人民還模仿球員把頭髮染成金色,一度導致染髮劑賣到缺貨。

 

這就是為什麼這兩場大聯盟比賽如此重要。兩個月前的加勒比賽系列賽,波多黎各以9比4擊敗多明尼加奪得冠軍,而球員把這座冠軍獻給仍在災後復建的波多黎各。

 

兩個月後,大聯盟海外賽在波多黎各開打,這是自2010年以來,大聯盟再度重返此地,而聖胡安市長Carmen Yuliz宣布,所有緊急應變設備都已經備妥,包括備用發電機,比賽將會照常舉行,「沒有什麼可以阻擋我們。」她在推特上寫道。

 

這兩場比賽都吸引了近兩萬的滿場球迷觀戰,在家鄉球迷的熱情支持下,來自波多黎各的選手也有突出的表現,在第一天的賽事中,Francisco Lindor擊出兩分砲,幫助印地安人隊取勝,隔天雙城隊則靠著JoséBerríos繳出七局無失分,還有Eddie Rosario在延長賽16局下,忍著小腿抽筋跑回致勝分而扳回一城。

 

Berríos的妻子和三個小孩都在現場,Rosario的親朋好友也在看台上,他的父親則大喊:「我的兒子是個英雄!他跑回了致勝分!」

 

「當我踏過一壘時,我看到球迷正在慶祝,當我跑到二壘時,我可以把我的家人看得更清楚,然後我才發現所有球迷都站起來慶祝,他們尖叫歡呼,我也是一樣,那就是我打球的態度,我總是如此,而且不會改變。」Lindor在賽後訪問時這麼說。

 

颶風也許能摧毀波多黎各的建築,但無法擊垮當地人們的信心,因為他們還有棒球。

 

 

 

作者本業和運動無關,因為在波士頓讀書而體會到運動如何成為一種文化,從林書豪身上發現到運動員背後的故事,大部份時候比球賽本身更有趣,所以努力想寫出不同於一般的運動故事。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