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孤狗人生

孤狗人生(三):在政大的3650天 Part 1


我初進政大,懷有很高的期待,但好感逐漸黯淡。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1968年我第二次重考大學,擠進政大外交系。

那年頭全世界都在沸騰,歐美學生抗議越戰的運動如火如荼,暴動四起,嬉皮運動隨後而來,年輕人反體制、反建制,反政府、反政客,不信任任何超過30歲的人。台灣在戒嚴法之下一片死寂,與整個世界隔離,彷彿是另一個星球。

由於我開竅得晚,功課不好,考大學第一年考上逢甲財稅系,我有偏見,認為財稅云云,平庸傖俗爾,稅吏者大丈夫不為也,所以輟學重考。那時幼稚無知,不知道財稅人員的好糠,後來聽說只要沾了財稅的邊,不貪污日子都過得吱吱冒油了何況貪污,聰明人都笑我平白辜負了上帝給我發財的機會。但我胸中自有溝壑,視錢財如糞土,後來就吃了一輩子的薪資,雖待遇不錯卻毫無發財的跡象。算命的說我大財沒有,小財不斷,一世衣食無缺。嘿嘿,感恩啊!

我爸因為是青年黨員,來台後遭國民黨壓制,甚不得志,到退休都是內政部的小科員。我們家窮了30年,年年學校註冊時我都須陪我不識字的老母親去向朋友借貸。有位我爸河北定縣的老同鄉、我們尊稱他劉叔叔,每年主動拿錢來挹注我們家四個小孩(我一個姊姊,兩個妹妹)繳學費。最後一年我們都畢業了,去劉叔叔家謝謝他們,他們以為我們去借錢,拿出厚厚一疊錢放在信封袋裡給我們,我很感動地辭謝,說我們今年都畢業了,今後不須再借錢,特地來感謝。那份恩情永世不忘。

我老爸常對我說,人窮沒關係,要窮得有志氣,有骨氣。大義凜然啊。後來我才知道,那種爸爸叫窮爸爸;富爸爸會對兒子說:「兒子,要努力賺錢,錢是好東西,只要合法能賺就賺,發了財你才能實踐理想,才能做公益、做慈善,幫助別人。」我不屑就讀財稅、一生不屑恭喜發財,可能就是我那窮爸爸教誨「骨氣理論」的結果。

外交系是政大第一大系,同學才氣縱橫,自視極高,教授們學養具豐,像是李其泰主任、易君博教授、朱堅章教授、雷飛龍教授等,都是我們的啟蒙恩師;但也有若干隨便來混的老師,據說以前是老立委、老國代、老特務等,找關係進來教書;也有些正在做大官的當朝紅人,也來兼課混個教授的美名,其實不學無術,如王姓大將軍等。

我初進政大,懷有很高的期待,但好感逐漸黯淡。讓我深受打擊的是有一次在四維堂開週會(每週一上午,全校學生必須參加,教官要點名),訓導長是個姓賈的黑臉狠角色,他上台訓話,很得意地揚言破獲男女生同居的大罪行。他說,有個南部來上學的女生懷孕了,不知怎麼是好,慌亂之餘去學生心理輔導處求助,沒想到輔導處竟向訓導處報告,賈處長一聽如獲至寶,立馬率教官衝到該女生留下的地址住處,當場活逮同居男女學生二人,並給予退學的嚴懲。

學生不知如何處理懷孕去找輔導,是對輔導員的信任,竟被輔導員出賣;同居二人已是成年人,有決定是否同居的權利,關學校什麼事?校方的違反人性使我非常反感,心想「這是什麼爛學校」,從此疏離政大,畢業後到任何地方都不參加政大同學會,也以政大為恥。這是1970年代初的事了,現在的政大已不可同日而語。

專制威權體制不僅僅在政治上壓迫,政治黑手無所不管,甚至伸到床上控制生殖器官,從肉體、心理、精神到靈魂一慨規範在威權的體制內,無所逃避。(待續)

作者年齡:電競元年之史前玄武紀

經歷:媒體工作三十五戴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