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務所主持人

顧小的,也要顧老的

被謾罵的第一線,不是呂建德,就是林佳龍自己。呂建德五十歲生日那年,剛好碰上六十五歲以上的老人健保補助排富,他走到哪兒被罵到哪兒。


「是咧創啥貨!要我繳健保費。」 「卡早攏免繳。」


長青會裡的老人們,你一言我一語地抱怨著。「阿公,莫生氣啦,我解釋給你聽……」社會局長呂建德彎下腰,跟坐在椅子上大罵的老人家們一一解釋,說明為什麼要加強「六十五歲以上老人健保費補助」排富的原委。


呂建德曾經被當面大喊:「你們是嫌票太多喔!」當初聽到這些,說不緊張難過是騙人的,因為這些人多是林佳龍的「鐵粉」, 要怎麼讓他們理解政策調整的用心,呂建德著實花了一番腦筋。


台中的「六十五歲以上老人健保費補助」,是從前市長胡志強競選連任前一年的七月開始的。原本設定只要六十五歲以上、個人綜合所得稅率在百分之五以下,即可獲得健保費全額補助。幾年下來,竟然全台中二十幾萬老年人口裡,就有超過六成獲得補助,領取補助者中,更有近半擁有不動產超過七百五十萬元, 年利息所得超過五萬元。


隨著台中老年人口以每年一‧ 五萬人的速度成長,一○四年老人健保補助經費已經突破十億元,一○五年更成長到十二億元。而在老人健保補助經費快速攀升的同時,也就意味著其他老人家更多、更實際的需求,例如托老、共餐、送餐、居家照顧服務……相關的經費,會在有限的社福預算大餅裡受到排擠。


跟不分貧富一概的補助健保費比起來,如果能維持對弱勢低收中低收老人的健保補助,而將其他省下來的錢用在擴大長照、各種社區關懷照顧、以及改進現有各種老人照顧服務的品質上,會不會更符合不同長輩的需求?


雖然說已經把老人健保補助排富後,省下來的經費要投入哪些銀髮族福利都規劃好了,呂建德說他每次經過當時跟林佳龍報告的那個小組會議室,心跳還是會加速。


「我有信心這是個正確的政策,但……」呂建德躊躇地問:「市長不怕被人拿來作文章嗎?要不要緩一緩,等你第二任再做?」


「既然是正確的事,為什麼要考慮選舉?」

林佳龍這麼回他。「老人家可能一開始不能接受,反彈會很大……」「我知道啊,但把錢拿去做更多真正符合老人需求的事,不是更好嗎?」呂建德知道市長的決心已定,只好摸摸鼻子回去好好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跟民眾溝通。


雖然是做對的事,但心裡還是很忐忑,因為在呂建德過往的人生經驗裡,從來沒想到會被別人,尤其是老人家,指著鼻子破口大罵:「還我錢來!」「那滋味真不好受!」呂建德苦笑著說。老人健保補助雖說是直接的現金「補助」,但是在其他生活醫療方面,長輩真的有受到重視嗎?長輩以後能被有尊嚴的照顧嗎?政府真的有能力去改善他們的晚年生活?健保到底是一種「保險」還是一種「福利」?這些問題,看似尖銳, 卻很真實,林佳龍曾經在會議上直接問過部屬,大家都啞口無言,面面相覷!


林佳龍內心一直想實踐「七二一托老一條龍」的政策願景。讓七成老人都能健康樂活、預防成為被照顧者,讓兩成亞健康老人提升復原力、強化生活自理能力, 讓一成失能老人也能獲得完善照顧。這政策企圖扭轉一般大眾對於長者照顧的誤解,其實除了照顧「失能者」, 老人預防照顧更顯重要,畢竟老化是一個緩慢漸進的過程,在這過程當中我們有太多的預備工作要做!


台中的「托老一條龍」依據老人健康狀況,從預防照護準備期(健康)、初級預防照顧(健康與亞健康)、次級預防照顧(亞健康與輕度失能)、長期照顧(失能與失智)等四階段,分別規劃對應政策,全面滿足老人需求。

第一階段「預防照護準備期」,五十五歲到六十五歲。很多人都是在退休後,身體開始變差的,因為一下子沒了重心,沒了舞台, 在心理影響生理的情況下,健康每下愈況。這個階段的照護,著重在健康老人上,希望他們走出家中,去參加「長青學苑」,學習新的事務,比如說3C產品的使用,回家後可以秀給孫子看,甚至一起玩Game。


「長青學苑」屬於活到老學到老;「銀髮生活館」,則是讓老人回饋社會, 因為許多長輩擁有特殊的經驗和精湛的技藝,如果因為退休就頓失舞台,無法傳承,很可惜。因此,啟動彩繪銀髮達人的生命力計畫,廣設銀髮生活館,讓長者發揮生活智慧、傳承技藝,重新找到自我價值。透過這些設計,盼能「延緩」老人進入「失能」階段,讓老的快樂、老的健康不是夢!


第二階段「初級預防照顧」,六十五歲以上健康和亞健康的長者。廣設長青快樂學堂(日間托老所),這是一週五天,一天六小時的托老中心。這讓長輩可以快樂上課,子女可以安心上班外,老人也可以在上課中結交朋友及活化身心機能。目前正積極運用各級學校空餘校舍辦理托老服務,如於青海國中開辦的長青快樂學堂,創造世代共學與老人福利服務的新典範。另外,市府也廣設社區照顧關懷據點,關懷老人們的健康,也安排健康促進活動;更提供「共餐」的服務,鼓勵老人走出家裡去交朋友。


第三階段「次級預防照顧」,六十五歲以上亞健康與輕度失能/失智長者。這個階段的長者,開始面臨生理的衰退,進而影響生活品質的諸多狀況,目前整個老人照護體系,最欠缺的就是這個環節。廣設「多功能日間托老中心」,是以提升輕度失能長者的「復原力」為目標。提升老人的生活自理能力,維持原本的生活樣態,避免讓輕度的失能者,因照護問題和心情因素,變得更加嚴重,甚至陷入中度、重度失能。


第四階段「長期照顧」,針對失能與失智長者。此階段的老人因為失能或者失智,難以自理生活,此時須強化「社區化」的照顧能量,和民間單位合作多元照顧中心,除了日間托老外,以居家服務為基礎, 透過協調整合,安排適當的照顧服務項目,包括臨時住宿照顧、餐飲服務、沐浴服務等,支持長輩「在地終老」。


長青學苑和長青快樂學堂,屬於健康時期的預防準備;多功能日間托老和多元照顧中心,則是失能階段的長期照顧,希冀透過如此一條龍的照顧體系,延緩老人邁入失能,也照顧好長者,讓年輕人安心工作,同時這也是促進長照相關產業的發展,增加就業機會,落實「生活首都‧ 宜居城市」的施政願景。無奈這樣的用心,並不是每個人都能理解,一開始甚至招來謾罵。被謾罵的第一線,不是呂建德,就是林佳龍自己。


呂建德五十歲生日那年,剛好碰上取消六十五歲以上的老人健保補助,他走到哪兒被罵到哪兒。


那晚,他在酒後傳了Line 給林佳龍:「我跟你很累,但是我很光榮……」

一按下發送鍵,他倒頭就睡。隔天一早,呂建德驚覺自己好像有傳Line 給林佳龍,趕緊打開一看,看到林佳龍回了一個微笑的貼圖。


然後看一下自己傳的訊息:「我跟你很累,但是我很光榮!」呂建德忍不住地說:「雖然是酒後吐真言,但是……好超尷尬啊!」同仁的辛苦,林佳龍都知道,他自己也三不五時就遇到民眾的抱怨。但林佳龍始終還是那句話,「做對的事,把事做對」。


在老人健保補助加強排富一年後,台中市交出了漂亮的老人社福成績單。不僅長照ABC級據點總數達到五百九十三個,高居六都第一,遙遙領先第二名高雄市的五百個,居家服務單位也從原本十四家增加到五十二家,居服員倍增到一千四百人。


最受老人家歡迎的長青學苑,課程將加開到一千班,原本使用率低的敬老愛心卡乘車服務, 接下來也將擴大用途,納入計程車及就診。更重要的是,全市一萬五千多名低收中低收的長輩,仍然持續享有健保費補助,保障弱勢的就醫權利。


林佳龍如何在這過程中堅定自己的信心? 「我告訴自己,不要做明天會後悔的事,這是今天一定要做的事。」說這話時的林佳龍笑了,而且笑得很單純,就跟潘文忠一早在電梯裡看到的笑容一樣,憨憨的,卻充滿熱情。



83 views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