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務所主持人

一早電梯裡的笑容

潘文忠回憶說,在那一年半的共事經驗裡,他看到林佳龍的積極、聰明、好學,還有很多政治人物在掌握權力後就會忘記的,那就是「勤奮」和「初心」。

林佳龍的辦公室,誰是平日最早上班的那一位? 辦公室在林佳龍對面的前副市長潘文忠說:「就算開早會,市長也是最早到的!」不管是趕一大早,還是假日,林佳龍從來不會叫祕書或是工友特地來開門或倒茶水,能夠自己搞定的,他全部自己來。


潘文忠回憶說,在那一年半的共事經驗裡,他看到林佳龍的積極、聰明、好學,還有很多政治人物在掌握權力後就會忘記的,那就是「勤奮」和「初心」。


市府的九樓,就是林佳龍和三個副市長的辦公室。台中市府有座直達九樓的電梯,潘文忠說,他和林佳龍,有時候會一早在那電梯裡相遇。


「早!」林佳龍和潘文忠總是互道早安。潘文忠說林佳龍的那聲早,總是伴隨著一個大大的笑容。「那笑容很溫暖,會療癒人……」潘文忠幾乎是一口氣說完,他對林佳龍笑容的感覺。這個時間,大家其實都剛睡醒沒多久,很多情緒和感覺,都無法偽裝。


潘文忠從林佳龍一早在電梯裡的眼神和笑容,看到了林佳龍的純真,也療癒了自己工作上有時的不順遂,更加堅定了自己的信心,不管是多麼困難的政策, 也敢挑戰去落實。例如,台中獨創的「托育一條龍」政策。


這項政策讓父母可以安心上班,敢生敢養,甚至讓托育、托嬰中心,在台中逆勢成長,現在不少縣市都準備跟進。但是,當初「托育一條龍」在小組會議裡討論時,可是有一堆人都持保留態度! 中央補助台灣地區五歲以上的小孩讀公立幼兒園免學費、私立的則每年補助三萬元。


但是,在台中則是將年齡向下延伸到二歲就開始補助,也就是從幼幼班到大班,上小學前,都有補助。另外,中央補助台灣地區零到二歲的幼兒可以去托嬰中心,台中則是延伸到三歲; 如果找保母,中央補助零到二歲,台中則是零到六歲。


數字太冰冷嗎?來看真實案例! 王小姐有兩個兒子,明明和亮亮,明明三歲,亮亮一歲半。由於王小姐是職業婦女,每天上班前,就把兩兄弟送去托嬰中心。一歲半的弟弟,中央補助三千,台中再補三千;三歲的哥哥,超過兩歲,中央沒補助,台中因為有托育一條龍的政策,仍可以領到三千,所以兩兄弟每個月的托嬰費用,足足省下九千元。



台中的托育一條龍,補足中央的缺口,讓零到六歲的幼童,只要「送托照顧」, 都有補助。

托育一條龍的成功也吸引中央的注意和跟進,今年八月起,中央宣布的準公共化托育政策,參考托育一條龍精神,將社會投資理念推行到全國,補助零到二歲送托的幼兒每月六千元,明年起二到六歲送托幼兒園的幼兒也將補助每月四千五百元。為什麼要特別標記「送托照顧」呢?


「孩子要送托照顧,爸爸媽媽才能安心地工作上班;孩子送托,托嬰中心和保姆,就會有生意。」社會局長呂建德比手畫腳地說明著。


「這是一個善循環。家長不用放棄工作,就業率提高,民間就會有生產力,托育產業也因此而成長,最終政府還能增加稅收,怎麼看都是三贏。」不過,想要有這三贏,領頭的人要很有決心,因為政策在發想階段時,不光是預算,還有全國首創政策只許成功的壓力,呂建德說他自己和潘文忠,其實都有點怕怕的,都覺得這個政策太衝了。因此,跟林佳龍建議:「要不要再考慮一下?」結果,林佳龍很堅定地說:「投資下一代,值得啦!」呂建德和林佳龍一樣都是學者出身,但林佳龍的果決讓呂建德嚇到了,雖然知道要做的是好事,卻還是很猶豫。


林佳龍會這麼果決,是因為認為政府的存在就是要能夠解決人民的安居樂業, 他希望在台中,可以終結台灣很多年輕夫婦「不敢生不敢養」的恐懼,因此寧可減少其他政府開支,把錢用在刀口上。


更何況這一來一往間,促進托育產業的成長,創造不少工作機會,所以「咬緊牙關,勇敢做下去就對了」。但要如何避免業者變相漲價,破壞政府原先擴大補助的美意? 「一萬三就是一萬三,不能亂漲價!」呂建德很清楚地告訴業者,一萬三是他們當初制定出來的合理價格,不能因為政府府有補助就隨便漲價。


但基於良善的管理,還是有配套的調價機制,以增進托育品質。在中央支持下,台中除了持續補助二到六歲送托的幼兒,維持獨步全台的托育一條龍三軌制外,也更有餘裕將資源投入廣設公托、社區托育家園與親子館, 升級後的托育一條龍2.0,讓台中成為最友善育兒的城市。托育品質、就業與經濟發展就這麼一點一滴地,往更好的發展方向去了。

33 views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